« 紀念 | Main | 深亞麻綠的人生 »

March 15, 2005

Comments

meddlesome

近來 拒絕信逐一飛來
像是考驗耐心的一週一封
看來必須再試一次了
困難度比想像中高不少
主因還是語言

所以說 年輕的錯誤要彌補需要加倍功夫


沒有放棄希望與理想
還是撐著 儘管不太順
也算一種特別的人生經驗

veela

elixus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修好,明明很多天沒寫字了,但是壞掉的這幾天偏偏很想寫些什麼。
下班後經常想做些不動腦筋的工作,跑步,瑜珈,最好身體累的可以沈沈睡去,一些旋律,單純的練習曲。簡單就好。
厭倦人際往來。
這是所謂的parallel play "無交集遊戲"嗎。世界未免太孤單了。這星期反覆看著村上春樹的「人造衛星情人」,一時之間竟感覺十分瞭解。
veela這樣壞下去會讓我有點想搬家,但是不想用太功能化的站,也懶得再重新學一次版面。只好繼續寫,反正誰看不要緊。

veela

頭髮越來越長了 打算就這麼凌亂的留著 因為剪掉也無濟於事 (人生並不會因此而變的簡單一點)
"..想起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,那種漫不經心的眼神..."
是啊,又能怎麼樣呢...

veela

不要踩到我的線。

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.

September 2006

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
          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Blog powered by Typepad
Member since 05/2005